當前位置:學術堂 > 國防教育論文 >

山東省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實踐與意義
添加時間:2019-10-09

  摘    要: 全面抗戰爆發后,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山東抗日根據地順應歷史潮流, 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 開展了卓有成效的戰時國防教育實踐活動, 使之成為喚醒民眾、服務抗戰的有力武器, 為全民族抗戰的最終勝利奠定了堅實基礎。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國防教育, 是黨在抗日根據地所進行的偉大抗日軍事斗爭實踐的有機組成部分, 同時, 也是一種戰時非常規的教育轉型實踐。其在艱苦卓絕的戰爭環境中所產生的國防教育新思想與實踐活動, 無疑具有超越時空的價值和意義。

  關鍵詞: 抗日戰爭時期; 山東抗日根據地; 國防教育;

  Abstract: After the outbreak of the comprehensive Anti-Japanese War, Shandong Anti-Japanese Base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omplied with the historical trend and carried out effective wartime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nd practice activities under extremely difficult conditions, making it become a powerful weapon to arouse the people and serve the Anti-Japanese War, and laying a solid foundation for the final victory of the whole nation's Anti-Japanese War.The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in the area of Shandong Anti-Japanese Base is an organic part of the great anti-Japanese military struggle practice carried out by the Party in the anti-Japanese.The new thoughts and practices of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produced in the arduous war environment undoubtedly have the value and significance beyond time and space.

  Keyword: anti-Japanese period; Shandong Anti-Japanese Base; The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國防教育是國家為防備和抵抗侵略, 制止武裝顛覆, 保衛國家的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 對全體公民進行的具有特定目的和內容的普及性教育活動。”[1]抗日戰爭時期, 以山東抗日根據地為代表,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根據地戰時國防教育, 體現了在中日兩大民族矛盾尖銳對立的歷史關鍵時刻, 教育領域由平時常規教育向戰時非常規教育轉型的歷史必然、為全民族抗戰的勝利做出了貢獻。

  一、抗戰初期中國共產黨的國防教育策略方針

  中國近代國防教育思想源于清末的軍備教育思想和軍國民教育思想1。1921年, 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首次提出“國防教育”的概念。

  中國共產黨成立后, 歷來十分重視國防教育。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后期, 抗日戰爭爆發前后, 伴隨著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侵略的加深, 中國共產黨的國防教育策略方針不斷得到深化和完善。1937年5月3日, 全面抗戰即將爆發前夕, 在延安召開的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上, 毛澤東在所做的《中國共產黨在抗戰時期的任務》報告中指出“對于中國本部的侵略, 日本帝國主義正在加緊準備著”, “中國的抗戰救亡必須用跑步的速度去準備”, “政治上, 軍事上、經濟上、教育上的國防準備, 都是救亡抗戰的必需條件, 都是不可一刻延緩的”[2]。這里“教育上的國防準備”就是國防教育, 這是中國共產黨首次提出把國防教育當做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一項策略方針。1937年8月底, 全面抗戰爆發不久, 中國共產黨在洛川會議上提出了著名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 其中第八條綱領為“改變教育的舊制度舊課程, 實行以抗日救國為目標的新制度新課程。實施普及的義務的免費的教育方案, 提高人民民族覺悟的程度。實行全國學生的武裝訓練”[3]。1938年4月, 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國防教育會第一次代表大會上指出, 當前我們應該全力抗戰, “用教育來支持抗戰, 目前的抗戰是規定一切的東西, 我們的教育也要聽從抗戰命令, 這就叫抗戰教育”[4]。1938年10月, 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擴大會議上做了《論新階段》的報告指出:“偉大的抗戰必須有偉大的抗戰教育運動與之相配合, 在一切為著戰爭的原則下, 一切文化教育事業均應使之適合戰爭的需要。”[5]1938年11月6日, 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擴大的六中全會政治決議案》把“實行國防教育政策, 使教育為民族自衛戰爭服務”[6]作為中華民族十五項緊急任務之一加以明確。至此, 黨在抗戰初期, 確立了完整的教育為抗戰服務的策略方針。
 

山東省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實踐與意義
 

  由此可見, 抗戰初期, 中國共產黨教育方針的核心是要使教育為抗戰服務、全力倡導國防教育并為此提出了一系列策略方針。黨在抗戰初期對國防教育策略方針的探索, 豐富和發展了國防教育的理論體系, 為抗日戰爭時期, 國防教育實踐活動在各抗日根據地的順利開展提供了強大的思想武器和科學理論指南。

  二、山東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實踐與創新

  作為中共領導下的五大根據地之一的山東抗日根據地, 北連華北、南接華中, 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全面抗戰爆發后, 山東抗日根據地在黨的統一指揮領導下, 國防教育立足于服務抗戰, 充分體現了服務性、靈活性、多樣性和層次性的特點, 在干部國防教育、學校國防教育、民眾國防教育等領域開展了一系列的實踐與創新, 為抗日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一) 干部國防教育

  中國共產黨歷來重視干部教育工作。在革命戰爭年代, 革命干部的思想政治理論水準和軍事素養是決定和生成戰斗力的重要因素。1938年10月, 毛澤東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所作的《中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報告中強調指出:“政治路線確定之后, 干部就是決定的因素。因此, 有計劃地培養大批的新干部, 就是我們的戰斗任務。”[7]在這里, 毛澤東把干部的教育和培養提到了路線的高度來認識。而在艱苦的革命戰爭年代, 黨的最高路線就是通過軍事斗爭武裝奪取政權。可見, 加強以思想政治理論水準和軍事素養為核心的干部國防教育是黨在革命戰爭年代取得勝利的根本保障和前提。

  抗日戰爭爆發后,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干部國防教育主要體現在在職干部教育、干部訓練班教育和干部學校教育等多層次的干部教育和培訓體系中。在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各類干部國防教育中, 抗大一分校的辦學成績尤為突出, 成為干部國防教育的模范。抗大一分校是1938年11月25日在延安成立的, 全稱是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一分校, 是在抗日戰爭時期, 由中國共產黨創辦的培養軍事和政治干部的學校。在敵后根據地的抗大十二所分校中, 它是歷時最長、規模最大、培養青年干部最多、參加戰斗最多、取得戰果最大的一個分校。學校于1939年2月, 遷至山西太行山的晉東南。1939年11月, 根據中央軍委和八路軍總部的命令再遷山東抗日根據地。學校到達山東后, 根據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復雜軍事斗爭形勢, 教學對象及時調整轉變為主要訓練部隊基層在職干部和地方政權干部, 軍事教育更加強調實戰教育、典型戰例教育、小部隊分散戰斗教育等。在“戰斗中學習, 在學習中戰斗”, 是抗大一分校在山東辦學時期的一個顯著特點。學校從這一特點出發, 重視總結、研究教學的經驗教訓, 重視用現實的、典型的戰例補充教育內容, 為此學校特別重視行軍機動教育和軍事技能的訓練[8]。抗大一分校在山東辦學六年, 學校除靠主力部隊和人民群眾的掩護, 尋找相對安全的地點辦學外, 他們還依靠自身少量的武器, 積極組織戰斗, 僅校本部就單獨或配合主力部隊進行了上百次戰斗。通過戰斗有力地打擊了敵人的侵擾, 保衛了學習環境, 擴大了根據地[9]。抗大一分校在山東抗日根據地的辦學, 為黨在抗日根據地的干部國防教育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二) 學校國防教育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后, 在山東淪陷區, 作為普通教育基礎的中小學學校教育遭到了極大的破壞, 絕大多數學校處于停課半停課狀態。1938年春, 山東各地抗日民主政權陸續建立后, 把恢復發展小學教育作為“與敵偽斗爭的政治陣地”、“反對敵人推行奴化教育的必要措施”和“堅持山東抗日的中心工作之一”[10], 小學學校教育開始得到恢復和發展。到1940年底, 已恢復和建立小學1萬余處, 在校學生40萬人, 教師1。3萬人。學齡兒童入學率為30%, 有的地區達到85%[11]。在小學教育得到恢復和發展的同時, 抗日根據地的中學、公學、聯中、師范等中等學校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1941年, 抗日根據地只有中學8所, 學生1000余人, 到1945年時已有中等學校42處, 其中膠東20處, 渤海8處, 魯中4處, 魯南6處, 濱海4處, 教職員約1000人, 學生約15000人[11]35。山東抗日根據地的中小學學校教育, 學習的內容不僅僅限于一般的文化科學知識, 同時還十分重視國防教育。各校在教學過程中普遍把抗戰形勢任務教育、愛國主義教育、民族氣節教育同科學文化知識有機地結合起來, 通過形式多樣的國防教育活動來提高廣大中小學生的抗日積極性。

  在小學學校國防教育過程中, 山東抗日根據地十分注重國防教育教科書的編撰工作, 編輯出版了在抗戰教育史上十分有名的膠東版小學國防教科書。1938年5月, 中共膠東特委成立“膠東國防教育委員會”2, 組織編寫中小學抗日教材3。可以毫不夸張地說, 膠東版國防教科書是“在整個抗戰時期的中國大地上, 最完整也最系統、覆蓋所有小學課程”[12]的國防教育教科書。從目前能夠收集到的教科書實物來看, 膠東版小學國防教科書以通俗易懂、注重韻語、注重鄉土氣息的獨特形式在向廣大青年學生普及科學文化知識的同時, 還主要從“為什么要抗戰”“從哪些方面抗戰”“誰來抗戰”“抗戰有什么結局”[12]22等幾個方面高度強化與宣傳以抗日救國為核心的國防教育。膠東版國防教科書以不是子彈勝似子彈的威力, 把救亡圖存的抗爭與重塑國民精神的努力經過薄薄的教科書傳遞給每一位青年學生, 使他們熱愛祖國、保衛祖國的天然情感得到升華并轉化為抗日救國的實際行動。

  (三) 民眾國防教育

  我國三十年代的教育學者認為, 民眾教育是“對于成年失學者的一種補受的基礎教育和對于幼年或成年曾受基礎教育者的一種補充的繼續教育”[13]。在革命戰爭年代, 以農民為主體的廣大民眾歷來是中國革命的主要依靠力量, 加強對廣大民眾的教育是革命取得成功的重要保障。在抗日戰爭時期, 抗日根據地民眾國防教育有多種表現形式。北方抗日根據地最為典型的是利用冬季農閑時機開展的冬學教育, 對民眾進行國防教育。1940年10月, 大眾日報的一篇社論對山東抗日根據地冬學教育的學習內容提出了明確的要求:“冬學的主要課程有兩種, 一種是識字、一種是抗戰道理, 識字課本的內容一定要與抗戰有密切的關系, 這兩種課程應各占二分之一的時間, 唱歌游戲應作為課外活動。”該社論進一步指出:“參加冬學的學生, 至少要認五百個字 (在四個月時間里) , 對一般抗戰的大道理如日本要滅亡中國、我們必須持久抗戰、團結到底、抗戰到底、最后勝利一定是我們的、進入相持階段后的情形與深入群眾組織、以及擴軍建軍、實行民主、建立抗日根據地的重要性等都應有一個輪廓的簡單了解。”[14]這里我們可以看出,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冬學教育不僅使以廣大農民為主體的民眾獲得了文化知識, 同時還獲得了豐富的戰時國防教育, 極大地提高了廣大民眾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使其深切覺悟到抗日救國的大義, 而自動從豪紳地主中之妥協派、搗亂派、頑固派的影響下解放出來, 粉碎了日寇漢奸投降派頑固分子的一切欺騙宣傳, 堅決走向抗日救亡的路上去。

  三、山東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意義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國防教育, 是黨在抗日根據地所進行的偉大抗日軍事斗爭實踐的有機組成部分, 同時, 也是一種戰時非常規的教育轉型實踐。其在艱苦卓絕的戰爭環境中所產生的國防教育新思想與實踐活動, 無疑具有超越時空的價值和意義。

  (一) 為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乃至新中國的國防建設培養了大批素質優良的軍政指揮人員

  毛澤東軍事思想一貫強調, “決定戰爭勝負的是人, 而不是武器, 無論武器裝備發展到什么程度, 人在戰爭中的地位始終是第一位的。”[15]人在戰爭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不僅取決于參加戰爭的人數多寡, 更取決于身處戰爭洪流之中人的基本素質。與戰爭有關人的基本素質主要包括:政治素質、軍事素質、身體素質、心理素質和科學文化素質等[16]。八年的抗日戰爭,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后抗日根據地之所以能夠得以發展壯大并成為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 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我們黨在抗日根據地所實施的國防教育培養和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高素質的軍政指揮人員。

  八年抗戰期間,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干部國防教育培養了大批軍事指揮人員和地方政權建設的管理人員。據不完全統計, 自“七七”事變到日寇投降, 山東抗日根據地共計培養各類干部5萬余人, 由山東抗日根據地省級黨、政、軍機關舉辦的干部學校、干部訓練班計有16所、地區舉辦的有62所[17]。抗大一分校遷來山東后, 共辦了6期, 培訓軍政干部1。4萬余人[11]466。抗大一分校的許多學員和畢業生在抗日戰爭時期, 既是戰場上奮勇殺敵的戰斗英雄, 又是根據地支前作戰的先鋒模范。在后來的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中, 抗大一分校更是涌現出了張積惠、幕思榮、王道廉、高明月等戰斗英雄。新中國成立后, 抗大一分校校友中有何長工、韋國清、遲浩田、楊得志等4人擔任了黨和國家領導人職務, 被授予將軍軍銜的有89人, 其中上將5人、中將21人、少將63人[18]。抗日戰爭時期,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國防教育, 尤其是干部國防教育所培養的大批優秀軍政指揮人員為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新中國成立后的國防現代化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

  (二) 對新時期的國防教育具有重要啟示作用

  回望歷史, 我們發現, 在烽火連天的戰爭歲月, 山東抗日根據地所進行的戰時國防教育, 對新時期的國防教育具有重要的啟示作用。

  1.國防教育必須是全方位、多層次的。“一般來說, 戰爭時期的國防教育, 是以動員全體軍民同仇敵愾、群策群力去贏得反侵略戰爭的勝利為目的。”[16]2抗日戰爭時期, 以山東抗日根據地為代表,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充分體現了地不分東西南北, 人不分男女老幼全民抗戰的國防教育理念, 在干部國防教育、學校國防教育、民眾國防教育等多個層次對根據地軍民展開了全方位的戰時國防教育。這種因外敵入侵所迸發出來的多層次、全方位的國防教育在戰時具有極強的感召力和影響力, 它以不是子彈勝似子彈的威力對民族反侵略戰爭的最終勝利發揮了巨大作用。“當今中國正處在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18], 在新的歷史時期, 國防教育的開展同樣也必須是全方位、多層次的。這一方面是由當前我國所面臨的復雜內外戰略環境所決定的, 同時也是由國防教育的自身發展規律所決定的。

  2.國防教育必須把軍事技能訓練與理論教育有機地結合起來。國防教育是一個系統而龐雜的工程, 對國防教育的受眾而言, 既包括軍事技能的訓練, 同時還包括思想政治理論水準的提高。通過對山東抗日根據地國防教育的考查我們發現, 在抗日戰爭的嚴酷背景下, 重視軍事技能的訓練, 培養優秀的戰場指揮人員是國防教育的主要任務, 這體現了戰時國防教育的特殊性。同時我們還發現, 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國防教育還十分重視思想政治理論水準教育, 堅持把軍事技能訓練與括思想政治理論水準有機地結合起來。根據地的國防教育不但為抗日戰場提供了大量高素質的軍事指揮人員, 同時也為根據地的地方政權建設提供了高素質的地方管理干部。在和平與發展成為主流的新歷史時期, 國防教育不能因為暫時的和平而只重視思想理論水準教育, 忽視軍事技能訓練。和平時期的國防教育, 我們更應該注重居安思危的戰備意識、加強軍事技能的訓練和普及, 把軍事技能訓練和思想理論水準教育有機地融合起來。

  3.國防教育必須注重實效, 不能流于形式。國防教育不同于一般的社會教育, 它的教育成果如何事關國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戰爭時期的國防教育, 因戰爭形勢的危急往往更會引起人們的重視、實效性會更強。和平時期的國防教育則因為遠離戰爭的硝煙, 往往會缺乏實效性, 有些時候甚至會流于形式。當前, 面對我國復雜的內外戰略環境, 我們在堅持全方位、多層次開展國防教育的同時, 必須注重實效, 把全民國防教育做牢做實。只有這樣才能使我們的國防教育很好地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戰爭威脅和挑戰。

  參考文獻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網站.http://www.mod.gov.cn/edu/, [2018-03-24].
  [2]毛澤東.毛澤東選集 (第1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256.
  [3] 作者不詳.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為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而斗爭[J].解放, 1937, 1 (16) :146.
  [4]陜西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陜西省志 (第62卷) [Z].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 2001:12.
  [5] 毛澤東.論新階段[M]//中共六中全會文件.重慶:新華日報館, 1939:48.
  [6] 張靜如, 等.中國共產黨通志[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 2001:133.
  [7] 毛澤東.毛澤東選集 (第2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526.
  [8]抗大一分校校史研究會.在敵后的抗大一分校 (上) [M].北京:原子能出版社, 1993:38-39..
  [9]殷學繼.試論抗大一分校敵后辦學的歷史功績[J].臨沂大學學報, 2012 (1) :111.
  [10] 作者不詳.恢復與開展山東小學教育[N].大眾日報, 1940-04-16.
  [11]董純才.中國革命根據地教育史 (第2卷) [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 1991:472.
  [12]石鷗.課本也抗戰——《國防教科書》之研究[J].河北師范大學學報 (教育科學版) , 2015 (5) :21.
  [13] 陳禮江.民眾教育 (第2卷) [M].上海:商務印書館, 1935:4.
  [14] 作者不詳.普遍開展冬學運動[N].大眾日報, 1940-10-22.
  [15]陳佩堯, 等.國際戰略縱橫 (第2輯) [M].北京:時事出版社, 2007:94.
  [16]姚有志.國防理念與戰爭戰略[M].北京:解放軍出版社, 2007:4.
  [17] 本書編寫組.山東解放區教育史[M].濟南:明天出版社, 1989:72-73.
  [18]李志.抗大精神永放光芒[M].濟南:黃河出版社, 2005:5.
  [19] 任天佑.實現強國強軍的高遠戰略謀劃 (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講話精神) [N].人民日報, 2016-08-01.

  注釋

  1軍備教育思想和軍國民教育思想的具體內容參閱:舒新城:近代中國教育思想史[J].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第80頁.
  2膠東國防教育委員會1941年3月更名為膠東國防教材編輯委員會, 專門負責膠東版小學國防教材的編寫。
  3從后來的該委員會編輯的膠東版國防教科書的實物來看, 主要是小學國防教科書。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意識形態工作中西方的網絡滲透問題與對策

相關內容推薦
在線咨詢
5分3D-官网 东京好运彩-官网 东京好运彩-首页 极速欢乐生肖-首页 波兰好运彩-官网 大发欢乐生肖-首页